龙头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龙头小说 > 光阴之外 > 第五百零五章 红灵之皇

第五百零五章 红灵之皇

  第五百零五章 红灵之皇 (第1/2页)
  
  这一幕幕,看的许青呼吸急促,实在是就这么短的时间,双方在战场上死亡的人数,触目惊心。
  
  尤其是有很多人族修士,他们的死亡充满了诡异,明明四周敌人距离还远,可下一瞬那片区域就好似被一把看不见的刀刃横扫,全部死亡。
  
  而死亡后竟还被异化,成了没有理智的异兽。
  
  嘶吼声,惨叫声,自爆声,狂怒之吼,伴随着法器运转的巨大轰鸣,充斥许青的双耳。
  
  整体去看,封海郡人族反击之力不足,只能处于防守状态。
  
  “封海郡原本十三州,因初期丢失三洲,屈召与迎皇又不能参战,所以之前只剩下八州之力,当初战争准备期间,我记得是分成了八大军团!”
  
  许青压下心中因战场惨烈而升起的波澜,飞速的分析与查看。
  
  “没有统一安排强制规划,这毕竟不是凡俗之战,且各州都有属于自身的特点,不好强行打破。”
  
  “所以……这八大军团,各自都有自身完整的体系,包含了补给,法器,统筹等等。”
  
  “如那法刺之力,是第三军团负责维护。”
  
  “而被全郡整体参与的只有郡都禁忌,那里的数百归虚,是从各个军团抽调出来,他们只是封海郡归虚的一部分。”
  
  “其中被执剑宫直属的,是战争傀儡以及苍穹的道钟、执剑者的帝剑!”
  
  许青深吸口气,遥望左右两个方向,他注意到屈召州与迎皇州参战之人不在这里,而此地的军团数量,似乎也有缺少。
  
  这让许青想到了在宫主大帐内,所看的沙盘。
  
  “防线很长,前线分为多个战区,所以屈召州与迎皇州,还有另外两州之力,都被安排在了其他的西部防线上。
  
  而这里是指挥部所在的核心战区!”
  
  “宫主将指挥部建立在此,难道是以自身为饵?想要牵制圣澜族主力……”
  
  “或许还有其他安排。”许青缺少相关信息,对于布局的规划,不是特别了解。
  
  但这不影响他熟悉战场。
  
  在心底将战场划分战区后,许青又将自己所在的这片磅礴的区域,划分成了上百份。
  
  这样的划分方式,方便他更快的了解战场。
  
  “封海郡属于西区,圣澜族属于东区。”
  
  “此刻西一、西三、西四以及西八区,靠近金色大网边缘,正在待命,时刻准备替换于东五、东七、东十一区交战的大军。”
  
  “西二、西五,正启动战争傀儡,还有三个区域,正在接应。”
  
  “而圣澜族所在东部,三、六、十四、十七等数十个区,也在换位变了阵型,如此一来,就将东二区凸显出来……”
  
  “不对,圣澜族阵型化箭,东二就是箭锋!”
  
  许青瞭望全程,心底飞速判断后,猛地看向金色大网外战场上的东二区。
  
  那里在圣澜族阵型变换后,出现了上万由大地活化后的断手。
  
  它们每一个都抓着巨大的铁链,此刻猛地冲出,铁链被其拽动间,苍穹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,漩涡竟被撕的更大了一些。
  
  更多的黑雪,从那里宣泄下来,好似雪崩一般,直奔战场。
  
  许青面色一变之时,封海郡防线的天空上,漂浮在那里的巨大帝剑蓦然闪耀,仿佛等的就是这一刻。
  
  大量的剑光从内呼啸而出,化作剑海,直奔苍穹漩涡而去。
  
  瞬息临近,轰然爆开,使得漩涡转动间,其内传出痛苦的嘶吼。
  
  而那些倾泻出的大量黑雪,也都在这剑海下,纷纷倒卷。
  
  与此同时,封海郡大军天空至高处,漂浮在那里被大量青铜棺椁环绕的巨大道钟,此刻传出浩瀚磅礴的钟鸣。
  
  透着古老,透着岁月,透着一股粉碎一切的气势,传遍八方。
  
  钟声回荡七次,每一次落下,都让战场扭曲,无数圣澜族修士身体直接崩溃,四分五裂的同时,也将一具具原本处于虚幻的身影,显露在了战场上。
  
  那些虚幻之影,不是圣澜族的模样,它们看起来如同螳螂,每一个都有数十丈之高,身上散出特殊的异质,将所在之地侵袭的同时,也在向人族大军出手。
  
  许青知道它们就是黑天族菱形法器所形成的收割者。
  
  而它们特殊的状态,无法被感知,所以极为难缠,平日里都是依靠金色大网的禁忌之力标记。
  
  但此刻,在这道钟下,在一切都被压制中,它们的身影也被显露出来。
  
  下一瞬,待命许久的人族战争傀儡,瞬间冲出。
  
  上万傀儡,化作上万个巨人,杀入战场,直奔那些收割者。
  
  战争,就是博弈。
  
  单纯的防守也会时刻变成反击,手段也并非只能单一。
  
  整体看似复杂,可实际上也很简单,只不过战争这个磨盘的每一步运转,要付出的代价都太大。
  
  无论对错,它都需要血肉。
  
  因为从这磨盘里碾出的,除了轰鸣外,只有死亡,至于胜负,那只是附属物。
  
  许青沉默,遥望战场。
  
  战场的天空,是没有天色明显变化的,所望都是昏暗。
  
  即便是白天也是如此,夜晚就更是这般。
  
  声音,血腥,异质,是这里的主旋律,而这场残酷吃人的音律到底会持续多久,没有人知道答案。
  
  这种没有结局的厮杀,周而复始之后,可以想象给人带来的压抑会有多大。
  
  在这样的压抑之下,又会升起什么样的绝望。
  
  许青默默的收回目光,对于宏观的战场他已经看的差不多了,此刻厮杀还在继续,双方的各种手段,不断地在这血肉磨盘上展开。
  
  死亡,已经是常态。
  
  活着,才是奇迹。
  
  但至少到现在为止,许青没有看到太多退后的逃兵。
  
  “退无可退了。”
  
  许青喃喃,站在废弃傀儡山上的他,回头看向封海郡,即便是从小一个人经历无数苦难的他,在一路走来的今天,都有了牵挂,更不用说其他人了。
  
  而牵挂,才是一个完整的人,应该具备的。
  
  许久,许青收回看向封海郡的目光,抬头遥望天幕那些不断散出扭曲之力的菱形法器。
  
  “这些法器上,隐约有一点红月之力。”
  
  这是许青远距离观察后,得到了感知,同时那些弥漫在战场的黑雪,一样给了他类似之感。
  
  只不过距离有点远,所以感受不是很清晰。
  
  于是许青沉吟后身体一晃,离开废弃傀儡山,要去前往战场。
  
  路过那神色麻木的老头所坐之处时,这老头向着许青喊了一句。
  
  “活着回来!”
  
  声音沙哑,模糊不清。
  
  许青脚步一顿,隐约听清对方的喊声,看向老头。
  
  他不认识对方,来此之后双方也没任何话语,如今这是第一句。
  
  老头没再开口,望着战场,神色露出悲哀。
  
  许青沉默,点了点头,化作一道长虹冲向前方的金色大网。
  
  他要去战场内感受一下黑雪以及来自天幕菱形法器之力,若这两类存在真的是红月之力催动,许青觉得自己或许能对这场战争,有更大的帮助。
  
  所以他展开全速,刹那间穿透金色大网,踏在了血肉堆积所成的大地上。
  
  比在大网内更浓郁的血腥味以及鲜血喷洒形成的湿风之浪,没有任何阻拦的扑面而来,落在许青的脸上。
  
  又潮湿,又难闻。
  
  即便是平日里再嗜杀之辈,乍一闻到此味,也会有作呕之意,产生不适。
  
  因为死亡数量太多,以至于这里蕴含了极致绝望的情绪。
  
  在这情绪的熏染下,人们的双眼会本能的赤红,无论是惊恐还是刺激,眼睛的红是不变的,尤其是这两种心绪波动交错,就更是如此。
  
  而走入战场后,与远处所看,是不同的。
  
  视觉的冲击,听觉的爆发,嗅觉的扑面,这一切更为直观。
  
  痛苦的面孔,残忍的狰狞,追击与退后,疯狂与茫然,一切的一切,好似有一个天穹的画手,将这些勾勒出来,无比细致的展现在许青的眼前。
  
  甚至不知不觉里,对方也将他勾进了画中,成为了这战争画面里微不足道的一个点。
  
  而在这个点的旁边,一个圣澜族的身影,正带着狰狞带着残忍,呼啸临近,向着许青的头颅,一把抓来。
  
  黑雪形成如鬼爪一般的法器,爆发出不俗之威,可就在这圣澜族修士残忍之笑浮现的瞬间,他眼前的许青,消失了。
  
  下一瞬,一把黑色的匕首,切开了他的脖子。
  
  在那鲜血洒落间,在那头颅飞起中,这位圣澜族的修士,看到了站在一具无头尸体旁的身影。
  
  许青舔去溅到嘴角的鲜血,咸咸涩涩的味道,让他被战争熏染的红色双眼,泌出了隐藏在身体里的煞气。
  
  许青没有浪费时间,身体刹那冲出,毒禁之力扩散,笼罩在体表上。
  
  所过之处,但凡被他靠近,所有圣澜族都会身体震颤,铠甲下传出他听不见的惨叫,身躯腐烂。
  
  许青不担心误伤,因为这战场上圣澜族的数量明显更多,且他的毒环绕在身体表层,一定程度的收发由心,毒伤的可能性不大。
  
  于是在这前行中,他开始近距离观察这战场上无处不在的黑色雪花,任由它们落在身上,仔细体会其内蕴含的红月之力。
  
  
  
 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从斩妖除魔开始长生不死 大叔,你要宠坏我了 我祖父是朱元璋 修仙十年小说林峰 官婿美人图 天才俱乐部 反派是阴郁大佬,但女儿奴 都重生了谁考公务员啊